我们如何保障澳洲丰田员工的未来?

我们如何保障澳洲丰田员工的未来?

How we secured a future for employees at Toyota Australia?

原文 (2018/3/14): http://planet-lean.com/how-we-secured-a-future-for-employees-at-toyota-australia

2017年在澳洲丰田Altona工厂的关闭让我们感动。 在这里,前制造部门经理第一手描述公司当时如何尽全力在这糟糕的情况下,为员工们谋求未来。

文字: Doug Rickarby, 前制造部门经理, 澳洲丰田Altona工厂

译者:江育民、李孟桦、洪宗干、洪郁修、高武靖、郭宜雍

2014年2月10日,丰田汽车公司总裁丰田章男先生(丰田汽车的执行董事兼社长和首席执行官,创办人丰田喜一郎的孙子,也是一名实力不差的业余赛车手)飞往墨尔本发布重要宣告。他对Altona工厂的访问与以往其他访问不同,只有少数人知道。我当时是一位部门经理,在三个星期前才被告知丰田章男先生的访问以及背后的原因。

联合的交班会议在傍晚的时候举行,装配线的工作区域聚集了全部的工作人员,期待着定期高级管理人员的致词。大约在下午4点左右,当时担任丰田澳洲总裁的麦克斯安田 (Max Yasuda 后来成为主席,现在已经回到TMC日本) 走上讲台并发布了令人震惊的消息:丰田已决定关闭Altona工厂,停止在澳洲的所有制造活动。紧接着安田先生讲完之后,丰田章男先生上台,并发表了一篇非常感动人心的演讲,他在演讲中告诉人们丰田将如何致力于保护自家员工的未来。

对很多人来说,制造生产业务逐一关门是必然的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这是因为澳大利亚的高制造成本,必须应付国内小且高度多样化市场的结果。虽然丰田澳大利亚制造厂还有可观的出口市场,但在一个接一个OEM工厂结束澳大利亚生产的情况下,丰田只能单兵作战,故处于前所未有的生存压力,上述的情况让汽车行业在澳大利亚越来越难以存活。

1994年,丰田对其澳大利亚业务的未来充满信心,因而在墨尔本郊区Altona开设了一个新的装配厂,接受政府计划,通过出口建立可行的基本产量。然而,十年后,这家企业陷入困境,因为竞争力是来自于当地可靠的供应链,但当三菱Mitsubishi撤出,其余汽车制造商的产量也减少的情况下,压力自然随之而来。

宣布丰田澳大利亚厂即将关厂的早上,在我们的高级管理层会议里,我们不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。人们会抨击丰田章男先生吗?他们会让他难堪的被轰下台吗?结果,我很自豪地看到,尽管有明显的震惊和失望,安田先生和丰田章男先生都获得了在场热烈的掌声。显然,人们知道他们受到了尊重,因为关闭的消息不是来自小道消息或是媒体,而是来自公司全球总裁,他飞了10个小时,亲自传达这个消息。我们的沟通理念一直是这样的,不管什么样的消息,员工或这个社会总会希望由我们主动的在第一时间告诉他们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提前了四年宣布关闭澳大利亚的制造厂,且公司做出承诺,帮助员工们找出他们的下一步。

这即是一个我们可以在未来复杂的环境下前进的坚实基础。

 

付诸实现

在宣告之后,管理层的首要重点是尽管境况困难,也要给予员工收入和工作保障。反过来说,这得让丰田能够生产出自己所设定的产量,从而得以继续服务顾客并维持供应商的营运。

许多人认为我们最终会关闭一个班次,或者工人会开始离开。但这都没有发生过 ─ 诚然困难,但整体来说,我们表现相当不错。我们承诺的平均最低年产量为九万辆汽车,在最终关闭的前三年中,每年汽车生产量均高于九万辆。这让我们的供应商能够放心,并说服他们中的大多数坚持下去。

尽管关闭的消息令人大失所望,但Altona工厂的良好记录和我所认为成功的“转型计划”皆意味着,作为一间工厂,我们在关闭前的四年中,有积极的对策以保持工作的动机。在此过程中的每一步皆传达出了丰田哲学。在尊重员工和持续改善的两大支柱上,我们增加了“衷心领导”。换句话说,我们致力于持续改进各个方面的运营,直至最后一刻,仍致力于为员工未来所需的一切做好准备。这就是“最后一辆车,最好的全球汽车”的概念来源:Altona工厂不仅会继续生产,而且生产线上的最后一辆汽车也将成为世界上最好的丰田汽车。对我们的员工而言,这是一项强而有力但却充满挑战的讯息,而且也有助于他们抬头挺胸,并继续致力于日常工作中的解决问题及持续改善。

与此同时,我们希望确保人们能够为自己带着最好的简历离开丰田,这成为加速他们技能发展的良好动力,成为一个美好未来的门票。我们称这个项目为“DRIVE”,并非巧合,它代表着专注 (Dedicated),准备 (Ready),个人 (Individual),职业 (Vocational) 和活力 (Energized)。

DRIVE计划是丰田在关厂作业期间,强烈推动支持专业发展的重要性,与工会谈判裁员的整套计划中的一部分。尽管有些人只会说“给我们钱”,但我们的员工最终投票支持包括DRIVE支持在内的裁员计划,并承诺坚持到最后。因此,尽管一些年轻工程师决定离职,但绝大多数员工在2014年5月签署了这项计划。(约占我们劳动力的10%的契约工也获得了一点留职的激励和求职的支援。)

人们反应良好。如果你看到我们的KPI和表现,你几乎很难找到宣告的日期。事实上,我们的指标改善了! 令人惊讶的是,我们有84%的品管圈参与率,100%的专案完成率。之后,工会也证实了DRIVE计划的健全性。

 

未来的保障

DRIVE计划的主要目标是支持人们为自己制定新的生涯规划。我们对他们的承诺是负担他们自己花时间完成课程的费用。能力的发展是来自于提升技能和重新学习新技能。

借由重新学习新技能,我们试着鼓励人员转换到企业其他可能的事业单位,举例来说,我们许多的工程师变成配销系统的协调员、汽车经销商的改善专家以及行销人员。而离开的人,可以转换到其他产业,其中医疗产业占了主要的比例,成为护士或是救护车随行人员(Patient transport officers)。当然,也有一些令人惊讶的转换,例如有一位成为歌剧院的技术员,还有一位成为直升机飞行员。

我们的专案经理透过员工的兴趣、技能以及经验来进行就业媒合,当发现一个可行的工作机会时,专案经理就会设计一套经员工同意的职涯规划,并确认会他们会按照规划来执行,训练大都在公司外,诸如大学进行,我们建立了人才库,也可在他们展开新的工作之前,提供必要的职前训练,

为了提高技能,我们根据人们的职位水准,建立了一套外部认证的流程,让每个都能受到高于其目前职位(等级)的训练。最终大约有600人完成更高等级的训练学程,有60%Altona的员工参加新的技术训练。当然也有30%的人选择不参加训练,而其中17%为是接近退休的人,但他们也参加了退休生活的财务规划工作坊,并且获得一份离职金。关厂的时刻到了,我们非常满意目前结果,之后“DRIVE计划”将持续支持到2018年的6月,因此,有需要的人在关厂之后仍旧有机会参与这个计划。

在制造现场,每当我问人们离开丰田之后他们会做什么时,我听到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,从中可观察到韧性、主动积极性以及乐观态度。在宣布关厂之后,悲伤是主要的感觉,但由于我们对员工的坚持,最终绝大多数人对他们的未来感到正向乐观。他们知道他们新获得的技能将给他们带来新的机会。

我记得一位来自克罗地亚的团队成员,他一直很安静,避免与我进行目光接触。我们在去年关厂之前才开始有一些对话。在最后典礼的前一天,他走到我面前,我询问他未来要做什么?他回答我:“两周后,我将和妻子一起搬到雪梨北部,开始在猎人谷当火车司机”。他还解释说,他最初没有太积极参与DRIVE计划,但是当他完成这个过程,他明白它有多好。“这是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情。另外,我喜欢火车!”看到他(和其他许多人)的转变,非常动人。

 

“尊重人性”根植于丰田文化当中

丰田一直致力于提供长期就业 (有人说终身雇用,但丰田总是说长期是他们的目标,但从来不是一个保证),因为需要 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建立长期可行的工厂。“尊重人性”的确预示了公司所做的一切:提供给Altona工厂员工这样的帮助,虽然成本相当高,但在管理层眼中,这很重要的。

在我们对现场进行管理点检(我们从未停止过)的过程中,我们意识到员工有多么感激于公司为他们所做的事情,他们同时也明白这样的情况已超出了我们所能控制的范围。

当9月底来临,也就是我们在Altona的最后一周,发生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。 由于我们的目标是零报废(没有任何一件无法配套,剩余的材料或零组件与副资材),因此我们为停产设定了一个很保守的生产计划。这个计划在最后的六个月中进行得非常顺利,但我们仍然担心最后的几天可能会因零件供应问题,而让零报废的目标受到严重干扰  (无法刚好在最后,一件不留,完美地结束)。 但是,和我们原先担心,相反的事发生了:员工们彼此支援以解决他们自己工作区域内的问题。

2

最后的两天,管理团队走遍了整个工厂,在各部门完成工作后,探访各个部门 – 冲压,焊接,涂装等等。我们与员工碰面,并发表演讲,将我们担心的负面时刻,转变成积极态度的方式,来结束丰田在澳洲卓越的悠久历史。

我们在星期二关厂,但是前一天两个班次一起工作,当生产工作完成后,他们做了最后的清理。最后一天,我们从工厂的后方开始游行,其中汇集了Altona这些年来所生产的每一种车型,每当我们通过不同的区域,就会有人加入我们游行,最后来到典礼会场,会场上有一个大平台,主要经销商、供应商、丰田退休员工、中东的顾客以及管理部门全都出席。这时,最后一部车从生产线驶离,在总经理的护送之下通过一个由资深员工所排列的通道,当这台车停在大平台上时,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。

除了制造董事Chris Harrod,总经理 David Buttner, 总裁麦克斯安田的致词之外,也播放丰田汽车总裁丰田章男的录影致词,这台最后一部车被宣告为“全球最佳”,而我们的目标已经正式的达成。之后,我们一起享用BBQ,过程中有眼泪、有拥抱、也有骄傲,我们都知道Altona的最后一部车是丰田全球最佳的车,而这部车将会落脚在名古屋的丰田博物馆,然后熄灯。

 

澳洲丰田(Toyota Australia)简史:

1958年,开始进口销售Toyota Land Cruisers

1963年,由Australian Motor Industries在墨尔本港开始装配Toyota Tiara

1972年,丰田购入AMI的股权,开始生产引擎与齿轮箱

1978年,开始建设Altona工厂

1986年,开始输出Toyota Corona到纽西兰

1993年,所有的汽车生产作业从墨尔本港移到Altona工厂

1994年,停止墨尔本港的生产作业,2006年完全停止其他作业

2006年,输出累计50万辆

2009年12月,开始生产Toyota Hybrid Camry

2014年2月,宣布将于2017年年底停止生产汽车与引擎

2017年10月,停止生产活动

分享至:         

如有反馈,请邮件联系我们:info@leanchina.org